大河艺术家

网上展厅 作品集 相关报道

艺术家简介

宋延生,河南中牟人,毕业于河南大学,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访问学者、中国国家画院于文江工作室画家、许昌市青联委员、许昌青年先锋人物、许昌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许昌学院公共艺术

意趣灵动 境界超逸——略论宋延生的花鸟画

大河艺术网 2022-06-12 22:10:30

  中国花鸟画的形成与早期的山水画中松石科有密切关系,唐代各家孕育了花鸟画的萌芽,至五代两宋表现技法的大大提高和丰富,使花鸟画达到了巅峰。由于“外师造化”思想的影响,模仿自然,再现物态一直是传统绘画创作基本追求,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贯穿其悠久的历史发展行程,但毫无疑问,抒情寓意的浪漫主义表现几乎与之同行,具象的再现同抽象的表现,理性的描摹与感性的抒发从来就不是对立的,从历代美术着录中可以探索出它们微妙的交织关系。宋代写意花鸟画的繁荣兴盛,主要是由兼工带写的创作方法发展下来,写生和写意虽然分途,但未脱离现实主义的意旨,而工中带意,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浪漫主义想象的表现方式,其精神本质指向的是画家深沉微妙的思想情感。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许昌学院工笔画研究所的宋延生研究员,在花鸟画的创作上承袭古法而又师心创造,其作品把现实主义的再现与浪漫主义的表现不着痕迹地结合起来,构思奇巧,用笔工整,构图注重明暗交错、讲求虚实相生,层次分明,韵味深远,设色排拒艳彩,温润淡雅,因而,他的花鸟画隽秀雅丽,意境清逸,从而形成了独特的艺术特色。总体来看,其作品的显著特点是:浓厚的生活意趣和超逸的精神境界。

  一、浓厚的生活意趣

  宋延生的不少作品的创意源自现实生活,但并不是对客观现实的机械复制和摹仿,而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一种创造,是如张怀瓘所说的那样“独照灵襟,超然物表。学乎造化,创开规矩”的“不取乎原本,而又各逞其自然”的创造性反映,即是一种审美的反映,是合于生活自然的和谐之美的体现,有着真切的现实根源和合于情理的艺术想象,因而表现着浓厚的生活意趣。

  这种浓厚的生活意趣体现在他的作品的形象塑造上。形象塑造通过个体造型和整体形象营造来实现。宋延生作品通过视觉语言亦即细密工谨的线条和本然色彩的运用,进而达到了形似又神似的形象塑造境地。他在画面上所追求的不仅是物理的形似,而是力求表达客观形象的内在精神情趣,使笔墨意境符合造意,达到气韵生动,进而呈现出空灵可爱的生活意趣。如《清韵》中,坚挺的芭蕉树上布满鲜黄的香蕉,一只小鸟栖息枝头并转头回望,似乎在守卫累累的硕果,另一只小鸟打开雄健的双翅,飞驰而来,欲拥占分享一席之地。动感十足的画面写实而不失活泼,意象严谨又意趣横生。《太行秋实》中竹篮里满载的鲜红果实色泽鲜艳而诱人,一个铁钩的农具和篮子上系的一段蓝布真实再现了农民丰收时的生活场景,细致入微的观察及刻画赋予画面强烈的生活意趣。《问秋》中以鲜红的累累硕果与翠绿的叶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只蝉静谧的浮于叶子之上,以静表动,鲜活灵动地把丰收的喜悦蕴含其中。此外诸如《春华秋实》《硕果》《醉秋》都描摹了生活中丰收的盛况,丰硕的果实或以枝头的小鸟、或以篮子旁边的蟋蟀来点缀陪衬,动静结合,鲜活生动。在细节上,深秋的枯叶,树叶上的枯洞和果实上的虫蚀痕迹都栩栩如生,真实而又细腻地传达了现实生活的细微生动。在他的两幅以油菜花为审美对象的创作中,黄色的菜花盛开在碧绿的菜荚之中,尽管清淡晕染,但春意盎然,生机无限,几只小鸟留恋地盘旋,似乎正在与植物交谈,共享春深似海的欢乐。这样的生活情趣达到了厚重的审美层次,就表现为一种生活审美意蕴,让人在尺寸画面中感受生活,热爱生活,歆享生活的恬适安闲,感悟生活的真善美。

  二、超逸的精神境界

  从审美表现对象看,宋延生作品中竹子与荷花较多,这是文人画中最为文人雅士选择的植物类型,千百年来中国传统的文学艺术创作中早就赋予了它们厚重丰富的文化意蕴。在一般层面上,“竹报平安”,竹子在中国装饰绘画上被作为平安吉祥的象征;在深层意蕴上,竹子青翠挺拨,奇姿出众。每当百草枯零时,竹却能临霜而不凋,四时长茂。竹竿节节挺拔,有蓬勃向上之势,人们赋予它坚贞不屈、志高凌云的高风亮节和虚心向上、风度潇洒的“君子”形象。在宋延生的作品中,春、夏、秋、冬不同时节、不同状态的竹子簇拥摇曳,散发着幽雅气韵,表现出清高飘逸的高迈意境。

  《春风摆翠》《清风》《清风一片》《野趣》《清风徐来》等作品,格调素净清雅,以青色、暗青色为主,色泽淡雅而又纯净,尽管画面枝叶繁茂,但用墨浓淡有序,层次分明,有条不紊。以柔美的线条显示随风摇曳的飒姿,或以粗线条描摹其繁茂、或以细线条勾勒其飘逸,尽显骨力与生机,流露清幽伟岸的风范。枝条上面小鸟或静卧栖息,或展翅飞翔,小鸟妙趣横生的姿态细致而又生动形象,自然而富生趣。《晓林寒雾》中以暗灰色或暗黄、暗绿色为主,宁静祥和,形态各异的小鸟反衬竹林的宁静与深远。《幽林物语》中,三五只野鸭或站或卧或叫或俯首理羽,各种富于动感的描绘体现了画家对于生活细致的观察和精湛的技艺。《秋声知多少》是画家最用力的一幅竹鸟图:风中竹林,摇荡多姿,万千竹叶繁复交错,几十只小鸟形态各异,或飞或立,或鸣或栖,形态写实如真,在静中赋以动的生命力。整个画面构图形成“视觉回环”,严谨富有情趣,在野逸中却表达了对生活的爱怜。冬天的竹子越发显得冷峻,《暮寒》中冷青色竹子夹杂暗灰色背景,细线条的叶子中一枝光秃秃的枯竹上卧着单只鸣叫的小鸟,画面中间的些许白点更加重了露气与严寒,却更凸显了清冷高傲的境界。《雪竹图中》积雪覆盖了叶子,一枝斜出的棘枝迎空而上,一只小鸟栖枝而居,在凄清寒冷中却洋溢一种昂扬不屈之气。苍劲的笔调,工细的布局,准确的描绘,无不透出卓尔不群的自信和与世无争的闲逸。

  莲花无论在在佛教上还是世俗中被认为是圣洁的形象,是灵魂孕育之处。历代文人赞美其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喻莲花为君子。宋延生笔下各种姿态的莲花更是散发无穷的韵味,构成宁静超逸而又圣洁孤傲的境界。其对于荷花的描摹也独具特色,《清香》《莲》中红花绿叶占据整个画面,丰满的构图呈现着娇嫩柔美的荷花,细腻的笔调将荷花的清纯高洁、出泥不染的品格表现得令人赞叹。《清塘荷韵》中笔法劲力舒放,墨色秀润典雅,一展闲云野鹤之姿。《寒梦知多少》《冰清玉洁》《寒塘孤影》中均以暗灰为背景、色泽暗沉,笔法清峻,透露出荷花清高脱俗、孤芳自赏之气韵。此外,除了以荷花和竹子塑造超逸的境界外,他还把兰花和水仙花作为表现对象,细致地勾勒了各种姿态的水仙花,线条细劲坚挺、流畅而沉着,略施淡墨渲染,丛丛水仙花繁叶茂,枝叶交错,阴阳背向纷披穿插,极富情志,极具清雅野逸之韵味。

  总之,宋延生的作品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理想主义与古典主义相渗透,由工而意,意中带工,工写兼能,运笔郁润,画笔朴厚净炼,构图缜密,赋彩古雅明丽,既有精妙的写实之风,又有清逸的精神境界。在毫发毕现的物象描绘中却又表现出洗脱尘畦、游于象外的高古超逸的意境,呈现出意味深长的审美意蕴和引人遐思的哲学意蕴。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教授、美学博士 石长平

Copyright © 2001-2022 大河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豫ICP备2021020415号

版权为 大河艺术网 所有 未经书面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联系我们

电话:0371-67117707

邮箱:daheyishuwan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