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号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八)

2022-10-17 10:56:49 来源:大河艺术网
字号:

  日前,著名作家邵丽《黄河故事》问鼎第七届郁达夫小说奖中篇小说奖首奖。此前本篇已荣获多个文学奖项。以下为《黄河故事》全文,首发于《人民文学》2020年06期。


 

  八
 

  在深圳稳定下来之后,我回了一趟郑州,临行前专门去香港给母亲和姐妹们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那时候她跟妹妹住在一起,我到郑州的时候,妹妹没在家,跟着单位的人一起出去旅游了。妹妹本来想让她也跟着一块去,她说跑不动,就留在家里。她这些年跟我妹妹几乎没有分开过一天。她依赖她,确切说是控制她。

  我总觉妹妹的离婚是与母亲有直接关系的。这桩婚姻原本是母亲给定下来的。妹夫是个公务员,人长得体面,工作也体面。母亲的确比较满意,她自己也出去说,几个孩子里面这是她最满意的婚事。但妹妹结婚后,她几乎寸步不离地跟他们在一起生活。我妹妹心大,是个马大哈脾气。妹夫也是个有心胸的人。平日里小两口言来语去的,说了什么彼此并不在意。毕竟感情好,两个人有时候开起玩笑来也是不怎么讲分寸。当妈的听了,却觉得这里那里都不对劲。有时候女婿无意说点什么,她不等我妹妹开口,直接就接上去了,弄得女婿甚是尴尬。对于女儿,她更是任意指责,只要不高兴了,非要说出口来不可。

  慢慢的,两口子之间就出现了罅隙。但我妹妹是个没心没肺的性格,大咧咧地不当回事,也从不拿老公当外人。有时候明知道母亲没理,却还是站在母亲这一边跟老公斗气,哭了闹了,就觉得没事了。时间长了,妹夫夹在两个人中间确实不好过,但他始终忍气吞声,觉得忍忍就过去了。但他的忍让换得的却是母亲变本加厉的控制。有一次因为单位提拔了几个人,没有妹夫。他回来向我妹妹发了几句牢骚,说了,心里的结也就解了。谁知我妹妹又学给了母亲。我母亲找个机会,就仔细地盘问妹夫,一边问一边横加指责。本来单位的事就够烦心的,回家还要再受丈母娘一遍羞辱,这把妹夫平日压下去的怨气激怒起来了。实在是忍无可忍,他分明不是在跟一个人过日子,而是在与两个人作斗争。于是,他就跟我妹妹摊牌说,咱妈仅在家里管管我也就算了,现在她连我工作的事儿也想管,这日子能过下去吗?妹妹又拿这话去吓唬母亲。谁知母亲根本不吃这一套,她说:“不知道好歹的东西!乡下孩子,住我们的房,吃我们的饭,我们娘俩伺候得像爷一样,家务活没让他碰过一指头。凭啥还这么仗势?他说过不下去,那你就拿话撑着他!想怎么着都行,看看谁后悔!”

  妹妹觉得母亲说的也有道理,就拿硬话撑住了妹夫。

  婚最终还是离了,我母亲等着人家后悔,可很快那边就结了婚。刚离婚那会儿,我妹妹哭了一阵子。后来自己也觉得没了丈夫更舒适点,不用在意谁谁的感觉了,想睡就睡想起就起,妆不用化衣服也不用挑拣,饭想怎么吃妈就给怎么做,也挺好的。妹妹年轻貌美,在银行工作,收入不算差,离婚后介绍对象的也不少。我妈看了总是挑肥拣瘦不满意。她也懒得跟我妈理论,反正妈说好就好,说不行就不行,她没意见。她的口头禅就是,不操闲心,简简单单地生活,只要快快活活就成。只要不让她自己想事儿,处处让妈当家做主,她图个省心。反正我妹妹省心了,我妈就开心了。这世上如此般配的母女,说出来还真没几个人相信。

  这次母亲不愿意跟着妹妹出去旅游也是有原因的。她曾经跟着出去玩儿过,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开始大家都客气着。可她还跟在家一样,什么事由着自己说了算。时间长了,大家就觉得老太太有点过分了。人家不驳她的面子,可也不理她那么多。出来玩带个老人,两边都很尴尬。她渐渐觉得大家都对她的不敬,大家说什么故意递眼色插不上话,心里非常失落,旅游还没结束,就气鼓鼓地让妹妹带着她回来了。后来我妹妹出去玩儿,她十有八九都反对。这次见她实在要去,就赌气说懒得动,自己在家待着。

  我赶到妹妹家已经很晚了,当天晚上也没说那么多,洗洗就睡了。第二天我睁开眼,已经快九点了。我听见客厅里有动静,便走过去,看见她正在翻我带的东西。我脸也没洗,就赶紧过去帮忙。

  她低着头翻拣东西,看见我进来,一脸的尴尬。

  “你这都是在市场上捡的货底子吧?”她说。

  我笑着说:“那可不是!这都是我去香港买的,因为怕不好带,我把包装盒都扔了。”

  “且!”她拿起一支欧姆龙血压计扔在床上,“在咱们这地摊上,十块钱就买了。”

  我耐心地说:“妈,您不懂,那是专门给您买的,日本原装的,要一千多。”

  “这也是给我的?”她拿起一打丝光袜子,当时比较时兴这个。“这能是人穿的?跟葱皮儿似的。”

  “这是给妹妹买的,”我打开最大的那个包袱,“这是我给您买了几件衣服,您刚好试试合适不?”

  她扭头看了看,不屑地说:“不试。看着就不行。”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看你妹给我买的衣服,哪哪都是合身的。布料还厚,穿着沉甸甸的。”

  我笑了笑,拿起一件马甲给她披上,说:“衣服可不是料子越厚越好。这个您还是先试试看吧!”

  “咦?你啥意思?你是说你妹妹买的东西不好?”她好似遇到蛇一样拨开我拿衣服的手,“不行!我不喜欢这不长不短的东西!”

  “这个呢?”我把一件毛料外套往她身上披,“这是法国进口的,牌子货。”

  她一把推开我,转身就往她自己房间里面走。

  “我不需要你孝顺,我不要你的东西!也不会穿你买的东西!”她说。

  我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枚炸弹爆炸了,累积了几十年的能量一下子爆发出来。我冲过去,一把抓住她后面的脖领子,想把她拉回来。她一边往前挣,一边拿手往后面推我。但我毕竟比她力气大,强行把她拉回来按在沙发上,低声叫道:“我看你试不试!我看你试不试!”一边说,一边就往她身上套那件外套。她拼命挣扎,但是一言不发,咬着牙跟我对峙。但毕竟是那么大年龄的人了,很快她就不反抗了。

  我们俩都斜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愤怒地看着对方。

  她忽然现出软弱的神情,几乎用乞求的口气跟我说:“今天这事儿,不管到啥时候,不管对谁,都不要说出去。说出去我只有死!好吗?”

  我没理她,猛地站起来,走到卫生间用冷水冲了半天脸。我出来看见她很平静地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我。她那种眼神我是第一次看到,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厌恶。我不禁一阵发冷。

  “你回来就回来,买这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干什么?就是为了让邻居看见,说你对我孝顺、对我好?”她的眼睛里突然流出了眼泪,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流泪。父亲死的时候她只是干嚎几嗓子,并没有落泪。“你太有心眼了。你对我好?真对我好吗?”她的眼泪越过脸上的沟沟壑壑,那黑褐色的泥土一样的颜色。在这块土地上,我从来没感受到过温暖,“你这样子做给别人看,还不是为了报复我?小时候我对你不好,你偏对我好,看我老脸往哪搁?你就想这样子让我羞愧死是吧?”

  我也冷冷地看着她,一句话都没再说。但是心里突然有一种极大的、恶作剧般的满足,我觉得我平生第一次在她面前占了上风。

  第二天我就回了深圳。我和她单独住在同一个屋子里,觉得那三室一厅的屋子还是太小了,压抑得我时时刻刻都想爆炸。
 

  (请继续看第九章节,末尾有链接。)
 

著名作家 邵丽

  邵丽,汉族,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现任河南省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作家》等全国大型刊物,作品多次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等选载,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曾获《人民文学》年度中篇小说奖,《小说选刊》双年奖,第十五、十六届百花奖中篇小说奖,第十届十月文学奖中篇小说奖等多项国家大型刊物奖。中篇小说《明惠的圣诞》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质量》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中篇小说《黄河故事》获第七届郁达夫小说奖中篇小说奖首奖。

      相关链接: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一)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二)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三)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四)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五)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六)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七)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八)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九)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十)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十一)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十二)

  中篇小说丨邵丽《黄河故事》(十三)


 

 

编辑:赵芯

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01-2022 大河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豫ICP备2021020415号

版权为 大河艺术网 所有 未经书面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联系我们

电话:0371-67117707

邮箱:daheyishuwang@163.com